晨雾

    晨起,房内寂静如常,只有钟表的声响和家人的轻鼾。

    轻拉窗帘,慢推南窗,欲引清风进来,不料一股白气涌入,甚是诧异,抬头细看,噢,原来晨雾围楼,湿润满园。

    每日迎我之春阳,今天也难透白雾,只将一团白亮罩在周围,天地一片混沌。对面人家已在雾中,远处山峦无影无踪,周遭事物多已不见,我所居之处仿佛是一孤岛。

    然而,天地变小,竟得细观,人迹稀少,竟得清静。庭前可见之树与花,正是红肥绿瘦之时,虽无风摆玉摇之姿,但宛如美人出浴,润泽芬芳,姿态朦胧,自有一段风流。早起的鸟儿,啁啾不断,依然宛转,但只闻其声,可以凭声音想象着这个什么鸟,是高枝上还是在楼房的类塔上?忽听园内脚步声由远而近,于是凭脚步声猜想来人的样貌:男的,胖子。一个人冲破雾气,走近,身边尚有丝丝缕缕的雾,哦,猜错了,是一个女的,抱着个小孩子。

   挥一挥手,雾气走了又来,绕来绕去,身上已有了些湿气。天地仍一片混沌。盘古开天之前是这样吗?盘古先造了一个很大的空间,然后女娲再创造了人,人生活在广大空间里,于是人们热爱广大、真实,所以,一提到“雾”,就会想到“霾”;提到“夜”,就会想到“黑”。可是,哈姆雷特说:“即使把我关在果壳里,我仍然自认为是无限空间之王。”

    雾渐渐散去,楼还是那些楼,车还是那么多,一切处于嘈杂之中,好象经过朦胧之后,一切又还原成真实,但是,雾不也真实地存在过吗?


被浏览了[4206]次,获得[1062]朵
如需发言请先注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