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鹊

   “喳喳喳,喳喳喳…”

    一大早,又是那两只喜鹊在窗前的树枝叫个不停,就像是上班一样准时。叫声吵醒了儿子,他惺松地跑到阳台上,对着两只喜鹊大叫“你们别吵了!还让不让我睡觉!”那两只喜鹊被惊了一下,飞走了,可没一会儿又回来了,依然故我地叫着。没办法,儿子只好回到屋里,开始洗脸,准备上学。

    吃早饭的时候,儿子问我小时候老家是否也有喜鹊,于是,我给他讲起了关于喜鹊的故事…

    喜鹊,在我的家乡叫“齐雀(qiǎo)”,一直觉得这个名字挺土气,应该是农人起的,就如同把孩子叫“狗蛋”一样,随便而没文化。长大后,知道了牛郎织女的故事,知道了七夕天河会,知道了“乞巧节”,知道了喜鹊搭建鹊桥的故事,于是,此时方知我们家乡人把喜鹊叫作“齐雀(qiǎo)”,应是讹传,正确叫法应“乞巧(qiao)”,(“巧”字发轻音)。真的是一个既文绉绉,还有出典的名字。看来,我低估了人民群众的智慧。

    在我的家乡,有许多喜鹊,大树上、高压铁塔上、高高的烟囱上,经常见他们筑的窝。儿时,孩子们比谁的胆子大,就比谁敢上树掏“乞巧”窝。胆大的孩子猫一样地上树,而大树在大风中来回摇,我们的心提到嗓子眼儿。爬到树顶的孩子,将鸟蛋揣在兜里,并将窝端掉,小树枝掉了一地。到地面后,他们揣着鸟蛋,抱起鸟窝的干树枝回家,一个大鸟窝的树枝可烧一顿饭。

    前些时,我在城市的广场上,发现一个三米高的灯柱上,有两只喜鹊在做窝,很为它们担心。窝巢在一天天变大,眼看要竣工了,就在一个雨后的早晨,这个窝不见了,低头一看,一地的树枝。两只喜鹊正在灯柱上发愣,好像是在猜想是谁干的。它们哪知,人类有“城管”和“强拆”之说。

    说起来,人类对它们真的抱歉,好在人们还没有害它们的性命。

    儿子问我,喜鹊不如孔雀那么好看,叫声也不如别的鸟,仅比乌鸦好一些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它,还称它们是吉祥鸟呢?

   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太好,但我还是按自己的理解给儿子说了说。

    一是它们愿意亲近人,人越多的地方,喜鹊越多;二是它们是留鸟,夏天百鸟争鸣时,显不出它们,到冬天,万木萧然、百鸟南飞时,几声喜鹊叫,足以让空寂的院落平添生机;三是它们的热情,叫声虽不太好听,甚至有些吵,但你就当听单田芳评书,起初不习惯,习惯后就会舍不得。

    人类将鸟类视为自己的朋友,于是将一些情感寄托在朋友身上,如白鹤象征长寿,鸳鸯比喻爱情,燕子预示安居,而喜鹊则代表吉祥、快乐,你看它们一天到晚地大声叫,是不是很快乐?而不走运的乌鸦、麻雀等,却担了恶名。好名也罢,恶名也罢,我们没必要较真儿,重要的是当你看到喜鹊时,你一定要告诉自己:今天一定会有好事儿!   

    儿子问?U灵验吗?

    我说:你想想。

    儿子想了想说,对了,那天早晨喜鹊叫,我考试得了个满分!

    我说:好事未必天天有,但好心情可以天天有。

    窗外的喜鹊又在叫了,我告诉儿子,不能拒绝鸟儿们的好意,虽然可能热情过了点头,于是儿子回到阳台,对着它们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!”然后,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。


被浏览了[4651]次,获得[1166]朵
如需发言请先注册!